“搬来”的幸福
来源:东方烟草报     作者:邹建忠    发表时间:2019-12-23    字号: 【      】

从儿时起,我们家就经常“搬来搬去”。

第一次搬家是在我两岁左右,我们兄弟三人随母亲一起,从老家江苏无锡搬到四川大足(现为重庆市大足区)。年长我十岁的大哥经常笑话我,说我一路上是在母亲的怀里和大哥的背上“睡过去”的。那一年,是1970年。

父母亲是当时基建工程部队的军人,响应国家需要,一年内搬家两三次是常有的事。在我十岁前的记忆中,四川、广西、河南、湖北我们都曾落脚过,土坯房、木板房、砖瓦房是我们临时的家,置办上简单家具和锅碗瓢盆等生活必需品,就算安了窝。

1977年,我随父母亲搬家来到河北唐山,支援抗震救灾。当时,我们落脚的地方是震后幸存的一排两层砖结构小楼。我们一批九户人家,每家分到楼上楼下各一间房,我家还有一间厨房和一个近十平方米的单独小院。母亲很喜欢,直夸这是搬家以来住的最好的房子。父母亲还找来木匠新做了床、衣柜、桌子、储物柜等家具,好好把房子收拾了一番。

在唐山一住就是六年,我从小学到初中毕业,大哥参军后安排了工作,二哥也在大学毕业后分配了工作,难得的安稳中,一家人幸福地生活着。

1983年,父母亲转业安置,我随之到了安徽芜湖安家。之后一年多时间里,两位兄长也先后调动工作来到芜湖,一家人得以团聚。五口之家当时一起住在一座木板房子里,房间狭小,没有厨房也没有卫生间。母亲一直与父亲嘀咕:“孩子们都大了,单位要快点建好房子啊!”

愿望在1985年年底实现了,我们一家住进了一套90余平方米的三居室。正是在这个新家,两位兄长先后成家立业并随后在工作单位分得住房,搬出去自立门户。我也在高中毕业后参军并随后参加了工作。记得母亲经常与我开玩笑说:“你们兄弟三个再也不用抢卫生间了,老大老二都搬出去住,离我们远了,你也参加工作,马上要成家了……”说着说着,母亲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。我们兄弟商量,再忙每个月也必须到父母这里团聚一次。

再后来,我们兄弟三人都先后买了商品房。每一次搬新家的时候,父母亲都会赶过来,一家人聚在一起庆祝。记得我搬新家的那年,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,但她依然坚持要来看看。我扶着羸弱的母亲在新居里慢慢转着,看着大而舒适的房间,望着窗外五彩缤纷的世界,母亲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我知道,她是为我们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由衷地感到高兴。

“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”,我们一家“搬来搬去”的经历,是新中国70年变迁的真实写照,是伟大祖国蒸蒸日上的一个幸福缩影。

  (安徽中烟芜湖卷烟厂)